不用下载的软件

   车队再次启程之后,任谁都看得出来,韩树的心情欠佳。

   他心情不好,不是没有理由的。为了救出陈留,渡鸦和高地鹰两支小队,损失了三名士兵。留守广场的人员,也折损若干。

   弹药、星素能量、医疗资源也有不同程度的损耗。甚至,现在那辆医疗车里,还有一名升华者刚做了手术,躺在重症监护的病床上。

   而这一切,本来是可以避免的。

   所以大家路上都没有出声,就连话最多的老徐,也闷声不响地抽着烟。

   天阳坐在战车后排,默默为自己之前那一战进行总结反思。

   通过实战他发现,自己体内的星蕴可以在极短时间内,达到活性顶峰。这让自己拥有极强的爆发力,和极高的机动性。

   但最大的发现,却是对黑暗子民的弱点侦查。

   当时他观察那头疯犬里的异化体时,犬魔的皮肉出现淡化,让天阳直接看到了它体内的意志囚笼。而之后一刀秒杀,证明那并非错觉。

   现在想想,这应该是职级能力弱点感应的具体运用。

   想到这,天阳偷偷朝前面的韩树看去然而,淡化现象没有发生。

   难道,这个能力对人类无效?

   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

   少年心想,要是有使用说明书就好了

   “有点奇怪。”

   一直没出声的老徐,终于开口说话。

   前面的韩树没好气道:“哪里奇怪了。”

   老徐用手指轻轻在车窗上敲了敲:“队长,你看外面,太安静了。”

   “我记得任务报告里说,这里有大规模的徘徊者出没,怎么咱们一个都没见着。”

   车队从一个路口拐过,灯光所及,鬼影都没有一只。

   天阳也朝窗外看去,果然像老徐说的,街上看不到一只徘徊者。

   可他当时离开的时候,那些最底层的黑民,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   现在,那些东西去了哪?

   韩树不以为意道:“也许去别的地方了吧,徘徊者那种东西,就会满世界乱晃。你还指望它们在大都会长居不成?”

   老徐喃喃道:“但愿吧。”

   结果直到抵达目的地,都没有撞上一只徘徊者,顺利得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   但对于韩树而言,最好回程也是这般顺利,那这趟任务勉强还算完美。

   再次看到那个生长着星髓之柱的隧道入口,天阳颇有感触,就在那个隧道里,他的人生发生转变。

   下面那个隧道,完可以视为少年命运的十字路口。

   现在再次回来,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。

   但愿什么也别发生。

   对目前状况还算满意的少年,在心中如是说道。

   车队停在隧道入口处,由两支夜行者小队联手布置了警戒线。渡鸦小队下隧道探查,确认没有危险后,才让回收队伍携带装备进入隧道。

   天阳跟着陈留等人,来到隧道里时,回收队伍已经在准备开采。

   这么大一棵星柱,自然是没办法完整回收。能够完整回收的,都是那些小型的,就像擎天堡纪念公园里的那一棵。

   但即便能够完整回收,离开逆界之后,星柱便不会继续成长了。而且,其中的星蕴会缓慢流失,目前为止,这种现象尚末有明确的答案。

   “好了,大家听我说。”

   韩树干咳一声,把众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:“按照我们的传统,参与回收星柱的人员。升华者除外,其它人员都将拥有一次触摸星柱的机会。老徐,你去把医疗队的也叫下来。”

   老徐答应,就要离开,陈留却拦住了他:“这是什么传统,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?韩队长,你搞什么鬼!”

   韩树没好气道:“我没搞鬼,这是我们夜行者的传统。怎么啦,回收星柱本来就是一件危险且繁重的工作,他们完有资格得到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。”

   “胡闹!”陈留叫道:“堡垒每年在纪念公园举行的成人礼,就是让年满18周岁的居民,得到一次触摸星柱的机会。现在队伍里这些人,成年的已经触摸过星柱,还没参加成人礼的,以后也会有机会,用不着做这些多余的事!”

   “长官,人人有份,你也可以摸一下。反正又耽误不了多少时间,再说了,纪念公园那一棵,都多少年没诞生过升华者了。要我说,那玩意该换换了。”

   韩树嘻皮笑脸的样子,看得陈留直想往他脸上来一拳。

   陈留板着脸道:“反正我不同意。”

   韩树挠着头发:“要不这样,来次公投好了,赞成的举手,少数服从多数。长官,你看如何?”

   陈留叫道:“那肯定多数人赞成,这有什么意义。”

   韩树干笑两声,意味深长地看着陈留:“长官,既然你也明白,大家都希望有机会改变自己,那你为什么非要阻止呢。民意难违啊,长官。”

   陈留看了看四周,虽然没人说什么,但从那些人的眼里,陈留知道,他们不喜欢自己。

   “随便你们好了,不过回去之后,我得向上级反映下,你们夜行者的所谓传统!”

   韩树哈哈大笑,不以为意,甚至还给陈留行了个军礼:“谢谢长官!”

   陈留恨得牙痒痒,偏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干脆走一边自己生闷气去。

   老徐去喊人,天阳看接下来没自己什么事,干脆往隧道深处走去。

   片刻之后,他看到一个月台。

   月台前面是幽暗的轨道,但看不见类似列车的载具,也许那东西如今停靠在了某段黑暗的隧道里。

   天阳这才知道,原来逆界居民在地下挖隧道,是为了供列车行使。

   他们是得多讨厌阳光,才会把列车放在地表下

   思维有些发散的时候,天阳忽然听到了脚步声,手中的照明立刻往声音来源的方向扫去。

   “咦,这么巧。”那是周望的声音。

   天阳放低了照明工具,果然,那个满脸傲色的青年空着手,走了过来。

   不想跟这种人浪费口舌,天阳默然前行,当他从周望身边经过时,一条手臂拦住了他。

   周望的手。

   忍住把手往战刀处挪的冲动,天阳抬眼看去:“干什么?”

   周望笑眯眯说:“别啊,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都说了,那一枪只是手滑。你不会那么小气吧?”

   “我怎么样,和你无关。”

   天阳压下周望的手,从他身边经过。

   却在行远之际,周望的声音在后面传来:“那个女孩,叫薰吧。真巧,她居然是医疗队的。我玩过不少女人,但是小护士还没碰过。回去之后,我得好好玩玩她,希望她还是完璧,那样玩起来就更有趣了。”